来自 亿丰彩票娱乐 2018-11-23 14:05 的文章

我觉得我也得见见白家三叔和他好好的聊聊毕竟

“很惆怅的是,现在线索断掉了。”苏锐揉了揉眉头:“幕后黑手很谨慎,把线索引向了西方黑暗世界,这就让案子的复杂程度连续增长好几级。”
 
    “但是,不管证据到底怎么样,你都得让白家知道你的态度。”苏炽烟的方向非常明确:“白家的事情一时半会儿不会完结,但是,如果这么纠缠下去的话……蚊子就算不咬人,一直嗡嗡嗡的也是一件很烦人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要是白家听了这样的话,恐怕会直接气死一大片!
 
    苏家大小姐竟然把他们堂堂白家比喻成了蚊子!
 
    这简直就是在侮辱他们!
 
    苏锐笑了起来:“没想到你的话那么的霸气。”
 
    “这和霸气无关,我说的是实话。”苏炽烟看着苏锐的眼睛:“我相信,白家的某些高层也是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出现的。”
 
    “白家的某些高层?”苏锐笑了起来:“你这是让我提着礼品登门拜访白老爷子吗?”
 
    “不不不,不是拜访,你要是真的去了白家大院,那可就是敲山震虎了。”苏炽烟说道。
 
    “你是让我去敲一敲白老爷子,问问他是不是老糊涂了?”苏锐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白家,除了白老爷子之外,还有一个人说话更管用。”
 
    苏炽烟说完,便用手指蘸着水,在温泉池边写了一个字。
 
    那个字是……三。
 
    苏炽烟在温泉池边写了一个“三”字。
 
    很显然,这代表着白家三叔。
 
    白克清。
 
    苏锐的眼睛骤然间便眯成了一条缝,一股危险的光芒从其中释放了出来。
 
    看到苏锐这样的眼神,苏炽烟已经明白了他的想法:“你是不是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他?”
 
    “我是觉得,还不到真正直面他的时候。”苏锐摇了摇头。
 
    他对白克清的情感是复杂的。
 
    “他的履历其实算是很辉煌的了,从政路上一帆风顺,政绩耀眼。”苏炽烟摇了摇头:“其实,白家现在几乎已经把所有的资源甚至是赌注压在了白家三叔的头上,但是现在看来,三叔的地位真是越来越高,可是他和白家之间的关系也是有点若即若离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点了点头,苏炽烟分析的完全没错,目前白克清就是给人一种这样的感觉,即便白家已经被苏锐给压得抬不起头来,甚至苏无限都强势出手,把白老四白国明给逼到了墙角,狼狈不堪,可在这种情况下,白家三叔仍是没有站出来,甚至还一再要求白家,不要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。
 
    他就像是一个最普通的旁观者,静静的看着这一切。
 
    甚至,苏锐还猜想着,白家三叔会不会根本不在意白家究竟变成什么样子?
 
    在苏锐看来,白克清是胸怀天下的人,他的格局很大,眼光很远,做起事来雷厉风行,一系列的改革动作也是大刀阔斧。
 
    他这一点和苏意还不一样,苏意是那种典型的“表面风平浪静,可胸中却有整片山河”的人。
 
    其实,如果站在苏锐的角度,苏意和白克清都是难得一见的帅才,无论谁能够最终胜出,对民众都是好事。
 
    所以,不站到那样的高度,不坐在那样的位置上,根本无法想象他们的格局是怎样的。
 
    “白家三叔可能已经不在乎白家是怎样的了。”苏锐沉默了一下:“就算是我去找他,可能也不会起到什么样的作用。”
 
    “但是他一定会表态的。”苏炽烟说道:“如果他不在乎白家的话,就不可能让贺天涯从国外回来帮忙了。”
 
    “贺天涯回来可不像是要帮白家的忙,这个家伙压根就没有当个白家人的自觉。”苏锐说道:“这一点很明显,从他的姓氏上就能感受到。”
 
    “姓氏……”苏炽烟听了这话,掩嘴笑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你觉得这次的事情会是谁做的?”苏锐问道。
 
    “我不知道,反正不是你。”苏炽烟回答的很直接。
 
    “当然不是我,我是不会干出那么无聊的事情的。”苏锐轻轻的皱了皱眉头:“我反而觉得白秦川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。”
 
    “我也是这样认为的。”苏炽烟点了点头:“除了你之外,第二嫌疑人应该就是白秦川了,可是,这件事情的风险太高,简直和走钢丝没什么两样,如果一个不小心暴露了,那么等待着白秦川的可就是万丈深渊了。”
 
    敢对自己的堂哥下手,如果真是白秦川做的,那么这个人可就太危险了。
 
    可是,虽然他的嫌疑很大,但是苏锐分析来分析去,都觉得白秦川并不至于这样做。
 
    贺天涯根本就志不在白家,从他的所作所为来看,此人不可能和白秦川形成竞争关系。
 
    那么,除了白秦川以外,又会是谁呢?
 
    “我前天凌晨还揍了几个白家的亲戚。”苏锐笑道。
 
    “那肯定是他们找打了。”苏炽烟也掩嘴娇笑了起来,在这方面,她可是无条件的支持苏锐的。
 
    “那就这样决定了吧,我觉得我也得见见白家三叔,和他好好的聊聊,毕竟如果说要从整个白家里面挑出一个最尊敬的人,也就是非他莫属了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里,苏锐停顿了一下,苦笑道:“当然,这得建立在他愿意见我的前提下。”
 
    “他是肯定愿意见你的。”苏炽烟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觉得也是。”苏锐笑了起来:“而且我觉得,他可能早就想要见见我了。”
 
    “你这算是自恋吗?”苏炽烟打趣了一句,又给苏锐倒了杯茶。
 
    “这茶叶真好,我就知道苏无限藏了不少好东西,你以后都偷偷给我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爸他其实在很多方面都很大方的,就是茶叶和酒……这两样看的很紧。”苏炽烟掩嘴娇笑,“我要是想给你弄出来的话,可能还比较有难度。”
 
    “苏无限那个家伙,简直就是一毛不拔。”苏锐很不平的说了一句。
 
    可是,在说这话的时候,他却完全没有意识到,他曾经从苏无限的手中抠出过多少值钱的东西!
 
    又是茅台酒原浆,又是度假酒店的,这些东西要是变卖了,够普通人花上十辈子都不止的!
 
    “一毛不拔吗?”苏炽烟问道。
 
    “是啊,没见过比他更抠门的人。”苏锐说道:“比我还要铁公鸡。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阿嚏!”
 
    苏无限忍不住的打了个喷嚏。